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 自然科學 > 《黃帝內經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下卷 靈樞篇 靈樞·刺節真邪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黃帝內經》 作者/編者:佚名

靈樞·刺節真邪更新時間:2018-12-02

 黃帝問于歧伯曰:余聞刺有五節,奈何?歧伯曰:固有五節,一曰振埃,二曰發蒙,三曰去爪,四曰徹衣,五曰解惑。

黃帝曰:夫子言五節,余夫知其意。歧伯曰:振埃者,刺外經去陽病也;發蒙者,刺府輸,去府病也;去爪者,刺關節肢絡也;徹衣者,盡刺諸陽之奇輸也;解惑者,盡知調陰陽,補瀉有余不足,相傾移也。

黃帝曰:刺節言振埃,夫子乃言刺外經,去陽病,余不知其所謂也,愿卒聞之。歧伯曰:振埃者,陽氣大逆,上滿于胸中,憤瞋肩息,大氣逆上,喘喝坐伏,病惡埃煙,飼不得息,請言振埃,尚疾于振埃。

黃帝曰:善。取之何如?歧伯曰:取之天容。

黃帝曰:其欬上氣窮拙胸痛者,取之奈何?歧伯曰:取之廉泉。

黃帝曰:取之有數乎?歧伯曰:取天容者,無過一里,取廉泉者,血變而止。帝曰:善哉。

黃帝曰:刺節言發蒙,余不得其意。夫發蒙者,耳無所聞,目無所見,夫子乃言刺府輸,去府病,何輸使然,愿聞其故。歧伯曰:妙乎哉問也。此刺之大約,針之極也,神明之類也,口說書卷,猶不能及也,請言發蒙耳,尚疾于發蒙也。

黃帝曰:善。愿卒聞之。歧伯曰:刺此者,必于日中,刺其聽宮,中其眸子,聲聞于耳,此其輸也。

黃帝曰:善。何謂聲聞于耳?歧伯曰:刺邪以手堅按其兩鼻竅,而疾偃其聲,必應于針也。黃帝曰:善。此所謂弗見為之,而無目視,見而取之,神明相得者也。

黃帝曰:刺節言去爪,夫子乃言刺關節肢絡,愿卒聞之。歧伯曰:腰脊者,身之大關節也;肢脛者,人之管以趨翔也;莖垂者,身中之機,陰精之候,津液之道也。故飲食不節,喜怒不時,津液內溢,乃下留于睪,血道不通,日大不休,俛仰不便,趨翔不能。此病滎然有水,不上不下,鈹石所取,形不可匿,常不得蔽,故命曰去爪。帝曰:善。

黃帝曰:刺節言撤衣,夫子乃言盡刺諸陽之奇輸,未有常處也,愿卒聞之。歧伯曰:是陽氣有余,而陰氣不足,陰氣不足則內熱,陽氣有余則外熱,內熱相搏,熱于懷炭,外畏綿帛近,不可近身,又不可近席。腠理閉塞,則汗不出,舌焦唇槁,臘干嗌燥,飲食不讓美惡。

黃帝曰:善。取之奈何?歧伯曰:取之于其天府大杼三痏,又刺中膂,以去其熱,補足手太陰,以去其汗,熱去汗稀,疾于徹衣。黃帝曰:善。

黃帝曰:刺節言解惑,夫子乃言盡知調陰陽,補瀉有余不足,相傾移也,惑何以解之?歧伯曰:大風在身,血脈偏虛,虛者不足,實者有余,輕重不得,傾側宛伏,不知東西,不知南北,乍上乍下,乍反乍覆,顛倒無常,甚于迷惑。

黃帝曰:善。取之奈何?歧伯曰:瀉其有余,補其不足,陰陽平復,用針若此,疾于解惑。黃帝曰:善。請藏之靈蘭之室,不敢妄出也。

黃帝曰:余聞刺有五邪,何謂五邪?歧伯曰:病有持癰者,有容大者,有狹小者,有熱者,有寒者,是謂五邪。

黃帝曰:刺五邪奈何?歧伯曰:凡刺五邪之方,不過五章,痹熱消滅,腫聚散亡,寒痹益溫,小者益陽;大者必去,請道其方。

凡刺癰邪,無迎隴,易俗移性。不得膿,脆道更行,去其鄉,不安處所乃散亡,諸陰陽過癰者,取之其輸瀉之。

凡刺大邪,日以小,泄奪其有余,乃益虛。剽其通,針其邪,肌肉親視之,毋有反其真,刺諸陽分肉間。

凡刺小邪,日以大,補其不足,乃無害。視其所在,迎之界,遠近盡至,其不得外侵而行之,乃自費,刺分肉間。

凡刺熱邪,越而蒼,出游不歸,乃無病。為開通,辟門戶,使邪得出,病乃已。

凡刺寒邪,日以溫,徐往徐來,致其神。門戶已閉,氣不分,虛實得調,其氣存也。

黃帝曰:官針奈何?歧伯曰:刺癰者,用鈹針;刺大者,用鋒針;刺小者,用員利針;刺熱者,用才針;刺寒者,用毫針也。

請言解論,與天地相應,與四時相副,人參天地,故可為解。下有漸洳,上生葦蒲,此所以知形氣之多少也。陰陽者,寒暑也,熱則滋雨而在上,根莖少汁,人氣在外,皮膚緩,腠理開,血氣減,汗大泄,皮淖澤。寒則地凍水冰,人氣在中,皮膚致,腠理閉,汗不出,血氣強,肉堅澀。當是之時,善行水者,不能往冰,善穿地者,不能鑿凍,善用針者,亦不能取四厥,血脈凝結,堅搏不往來者,亦未可即柔。故行水者,必待天溫,冰釋凍解,而水可行,地可穿也。人脈猶是也。治厥者,必先熨調和其經,掌與腋,肘與腳,項與脊以調之,火氣已通,血脈乃行。然后視其病,脈淖澤者,刺而平之;堅緊者,破而散之,氣下乃止,此所謂以解結者也。

用針之類,在于調氣,氣積于胃,以通營衛,各行其道。宗氣留于海,其下者,注于氣街,其上者,走于息道。故厥在于足,宗氣不下,脈中之血,凝而留止,弗之火調,弗能取之。用針者,必先察其經絡之實虛,切而循之,按而彈之,視其應動者,乃后取之而下之。六經調者,謂之不病,雖病,謂之自已也。一經上實下虛而不通者,此必有橫絡盛加于大經,令之不通,視而瀉之,此所謂解結也。

上寒下熱,先刺其項太陽,久留之,已刺則熨項與肩胛,令熱下合乃止,此所謂推而上之者也。上熱下寒,視其虛脈而陷之于經絡者,取之,氣下乃止,此所謂引而下之者也。大熱遍身,狂而妄見妄聞妄言,視足陽明及大絡取之,虛者補之,血而實者瀉之。因其偃臥,居其頭前,以兩手四指挾按頸動脈,久持之,卷而切,推下至缺盆中,而復止如前,熱去乃止,所謂推而散之者也。

黃帝曰:有一脈生數十病者,或痛,或癰,或熱,或寒,或癢,或痹,或不仁,變化無窮,其故何也?歧伯曰:此皆邪氣之所生也。

黃帝曰:余聞氣者,有真氣,有正氣,有邪氣。何謂邪氣?歧伯曰:真氣者,所受于天,與榖氣并而充身也。正氣者,正風也,從一方來,非實風,又非虛風也。邪氣者,虛風之賊傷人也,其中人也深,不能自去。正風者,其中人也淺,合而自去,其氣來柔弱,不能勝真氣,故自去。

虛邪之中人也,灑淅動形,起毫毛而發腠理。其入深,內搏于骨,則為骨痹;搏于筋,則為筋攣;搏于脈中,則為血閉,不通則為癰。搏于肉,與衛氣相搏,陽勝者,則為熱,陰勝者,則為寒。寒則真氣去,去則虛,虛則寒搏于皮膚之間。其氣外發,腠理開,毫毛搖,氣往來行,則為癢。留而不去,則痹。衛氣不行,則為不仁。

虛邪遍容于身半,其入深,內居營衛,營衛稍衰,則真氣去,邪氣獨留,發為偏枯。其邪氣淺者,脈偏痛。

虛邪入入于身也深,寒與熱相搏,久留而內著,寒勝其熱,則骨痛肉枯;熱勝其寒,則爛肉腐肌為膿,內傷骨,為骨蝕。有所疾前筋,筋屈不得伸,邪氣居其間而不反,發于筋溜。有所結,氣歸之,衛氣留之,不得反,津液久留,合而為腸溜。久者,數歲乃成,以手按之柔,已有所結,氣歸之,津液留之,邪氣中之,凝結日以易甚,連以聚居,為昔瘤。以手按之堅,有所結,深中骨,氣因于骨,骨與氣并,日以益大,則為骨疽。有所結,中于肉,宗氣歸之,邪留而不去,有熱則化而為膿,無熱則為肉疽。凡此數氣者,其發無常處,而有常名也。

 

譯文

黃帝問岐伯說:我聽說刺法有所謂五節,是怎樣的?

岐伯說:刺法的確是有五節:一叫做振埃,二叫做發蒙,三叫做去爪,四叫做徹衣,五叫做解惑。

黃帝說:你所說的五節,我不明白它們的意思。

岐伯說:振埃法,就是針刺行于四肢、皮膚的外經經穴,以去除陽病;發蒙法,就是針刺六腑的腧穴,以去除六腑的病;去爪法,就是針刺關節支絡;徹衣法,就是針刺六腑的別絡;解惑法,就是完全了解調和陰陽的作用,補不足,瀉有余,使虛實相互轉變。

黃帝說:刺節所說的振埃,你說是針刺外經以去除陽病,我不明白“振埃”的含義,請你詳細講給我聽。

岐伯說:振埃這種針法,是治療陽氣大逆,積滿胸中,胸部悶脹,呼吸時兩肩聳動,胸中之氣逆上,氣喘吁吁有聲,坐臥不安,厭惡灰塵煙氣,常噎得喘不上氣來。所謂振埃,是比喻針刺的療效迅速,比振落塵埃還要快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怎樣取穴刺治呢?

岐伯說:當取天容穴。

黃帝問:如果氣上逆咳嗽,氣機不得伸展,胸痛,應取治什么穴位?

岐伯說:應取廉泉穴。

黃帝問:取用這兩個穴位刺治,用針有一定法則嗎?

岐伯說:針刺天容穴,進針不要超過一寸。針刺廉泉穴,見患者面部血色改變就止針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

黃帝說:刺節所說的發蒙,我不明白它的意思。發蒙應是治療耳無所聞、目無所見的病,你卻說是針刺六腑腧穴以去除六腑的疾病,取治哪個腧穴會有如此療效呢?我想聽聽其中緣故。

岐伯說:問得妙哇!這是刺法的大要點,針刺妙用的極致,是通乎神明之類的事,口中講說,記之于書卷,也還是不能表達出來。讓我來解釋一下:所謂發蒙,是比喻它的療效比啟發蒙聵還要快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請你詳細講給我聽。

岐伯說:針刺耳無所聞、目無所見的病一定要在中午的時候,刺聽宮穴,使針感直應瞳子,而且要使耳內聽到聲音。這聽宮穴就是治療本病的主要腧穴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怎樣會使耳內聽到聲音呢?

岐伯說:針刺入后,讓患者用手緊按兩個鼻孔,而且趕快仰臥,這樣,耳內一定會有聲音應針而響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這就是所謂沒有看見去做什么,也沒用眼睛注視著它,而取穴施治,針到病除,如有神明相助。

黃帝說:刺節所說的去爪,你說就是針刺關節支絡,請你詳細講給我聽。

岐伯說:腰脊是人身的大關節;大腿小腿是人用以步趨行走的器官;陰莖是人身的緊要部件,是陰精的守候者,也是津液輸出的通道。所以,如果飲食沒有節制,喜怒無常,就會使津液內溢,下而流入睪丸之中,由于水道不通,陰囊日益脹大不止,以致俯仰不便,步趨困難。這種病是陰囊內水液積滿,不能上通下泄的結果,當用銀針、砭石瀉除積水。陰囊腫大之形不能藏匿,下衣也難以將它遮蓋,所以把去除這種病的針法叫做去爪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

黃帝說:刺節所說的徹衣,你說就是針刺六腑的別絡,是沒有固定部位的。請你詳細講給我聽。

岐伯說:徹衣這種刺法,治療的是陽氣有余而陰氣不足的病。陰氣不足,就會發生內熱;陽氣有余,就會發生外熱。兩熱相互交合,則體熱過甚,象懷著火炭似的,以致外怕綿帛,衣著不可加于身,連臥席也不能挨近,而且腠理閉而不開,汗不得出,舌焦唇枯,嗓干喉燥,飲食分辨不出味道的好壞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怎樣取穴刺治呢?

岐伯說:取手太陰的天府穴、足太陽的大杼穴,各刺三次,再針刺足太陽中膂俞,以去除其熱,補足太陰經和手太陰經,使汗外出,等到熱去汗稀,病就痊愈了,其去熱的效應比撤除衣服還要快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

黃帝說:刺節所說的解惑,你說就是完全了解調和陰陽的作用,補不足,瀉有余,使虛實相互轉變,但迷惑怎樣解除呢?

岐伯說:人身中了大風,血氣就要偏虛,屬虛的正氣不足,屬實的邪盛有余,四肢此輕彼重,不相協調,身體傾斜,屈曲不伸,不知東西,不辨南北,其病忽上忽下,反復不定,顛倒無常,比迷惑還要厲害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怎樣取穴治療呢?

岐伯說:瀉其有余,補其不足,使陰陽平調,恢復正常。運用針法象這個樣子,疑惑很快就會解除。

黃帝說:講得好。讓我把你講的這些記錄下來,藏在靈蘭之室,不敢隨便出示于人。

黃帝說:我聽說有刺五邪的針法,什么叫五邪?

岐伯說:病有癰腫的,有屬實的,有屬虛的,有屬熱的,有屬寒的,這就叫做五邪。

黃帝問:怎樣刺治五邪?

岐伯說:刺治五邪的方法,不過五條:癉熱的病癥應該消滅熱邪,癰腫積聚的病應該使它消散,寒痹的病應該益氣溫通,虛邪的病應該益其陽氣,實邪的病應該排除邪氣。讓我具體講講刺五邪的方法:

凡是針刺癰邪,不可迎著癰邪的隆盛之勢使用瀉法,應該用和緩的方法耐心施治。如果不得膿,就應改換方法,離開固定部位進行針刺。總之,要使病邪不能定于它所滯留的地方,才可使它消散,離去。要點:各條陰經、陽經,凡通過癰毒所在部位的,應取用其本經腧穴以瀉之。

凡是針刺實邪,務求使實邪日益減小,瀉其有余,就可起到補益其虛而使虛實漸趨平和的作用。在病邪往來的通路上攻擊它,針刺病邪使它離去,使肌肉相附;待到邪氣除盡,真氣返還,就停止針刺。要點:當以針刺諸陽經的分肉間為主。

凡針刺虛邪,是使正氣日漸充實,補其不足,虛邪就不至構成危害。觀察虛的所在,在氣行的來路上迎接它,使遠近經氣盡至而不外泄;但補不可太過,補得過分則損正氣。要點:針刺分肉間。

凡針刺熱邪,應使熱邪發散而轉涼。熱邪散出不再回返,病就消除了。要為它疏通道路,打開門戶,使熱邪得以排出,病即痊愈。

凡針刺寒邪,要使體氣漸轉溫和。要用徐來徐往的手法除去寒邪,招來神氣;要密閉針孔,使真氣不得分散、逸出,虛實得以平調,真氣就可牢固內存了。

黃帝問:針刺五邪,怎樣選用針具?

岐伯說:刺癰邪的病當用鈹針,刺實邪的病當用鋒針,刺虛邪的病當用圓利針,刺熱邪的病當用鑱針,刺寒邪的病當用毫針。

讓我再談談解結的理論。人身與天地相應,與四時相合。人既然與天地相參并,所以人的疾病是可以比擬、參照天地自然現象加以解釋的。地有低濕的沼澤,上面生長蒲草、蘆葦,觀察蒲葦的茂盛與否,可知其浸濕的程度,積水的多少;同樣,觀察人形體的強弱,可知血氣的盛衰。陰陽變化與寒暑交替相應,赤日炎炎在上,草木的根菱就缺乏水分;人體陽氣在于淺表,則皮膚弛緩,腠理張開,血氣衰減,汗液大泄,皮膚淖濕。天氣寒冷,則地凍結,水成冰;人體陽氣沉伏于內,則皮膚密致,腠理閉合,汗液不出,血氣凝滯,肌肉堅澀。在這樣的時候,善于舟行水上的人,也無法在冰上行船;善于鑿地的人,也難以鑿穿凍結的土地。同樣,當患者處在十分寒冷的環境之中的時候,善于用針的人,也不能治除其四肢厥冷之癥,血脈凝結,堅實沉滯不能往來暢行的,也難以立時就可使它變得柔和暢通。所以,善舟楫的人,一定要等到天氣變暖、堅冰融化之后,才可以在水上行船;解凍之后,地才易于鑿穿。人的血脈也是這樣,治療厥逆時,一定要先用熨法調和經脈,在手掌與腋下,肘部與腳部,頸項與脊背等處加以熨治,使經脈調柔,溫熱之氣已通,血脈遂即暢行,然后視病如何,對癥施治:脈濡濕潤滑的,就針刺使它恢復正常;脈堅緊的,就針刺而使實邪破散,待厥逆之氣下行,就停止針刺。這就是解結的方法。

用針之事,主要在于調氣。水谷所化精微之氣積聚于胃中,使營氣、衛氣內外交通,并遵循各自的道路運行全身。宗氣留積在膻中的氣海,它下行則流注于氣街穴,上行則趨走于呼吸道。所以,足部發生厥冷之癥,是由于宗氣不能循經下行,致使脈中血液凝滯留止,如不先用溫熨法溫通調和血脈,就不能取穴刺治。

用針治療疾病,一定先要診察患者經絡的虛實,用切、循、按、彈等診候方法,診視脈氣的應動情況,而后取適當穴位刺治,以去除其病。如果手足太陰、手足少陰,手足陽明六經的脈氣和調,就說明身體無病,即使有些小病,也可不治自愈。如果某一經脈上實下虛而不通暢,這一定是橫絡受邪,并且邪氣勢盛,因而影響到正經,使它不能通暢。遇到這種情況,應將病邪所在部位診察明白,然后用瀉法刺治。這就是所謂解結的方法。

腰以上寒,腰以下熱,應首先針刺項間足太陽經穴位,而且要留針較長時間,針刺已畢,再在項與肩胛部加以溫熨,使溫熱之氣下行,與腰下之熱通而相合,然后停止針刺。這就是所謂推熱而使它向上的針法。

腰以上熱,腰以下寒,要診察是哪一條經脈脈氣不足并影響、傷損了其他經絡,然后取適當穴位刺治,待到陽氣下行,便停止針刺。這就是所謂引熱而使下行的針法。

全身大熱,發狂而且幻視、幻聽、妄言妄語,應診視足陽明胃經及其大絡,取其適當穴位刺治。經絡虛的就用補法:如血氣盛實郁結,就用瀉法。并讓患者仰臥,在其頭前用兩手的拇指、食指夾按其頸部人迎動脈,作較長時間夾按后,再屈指切按推揉,由上而下推至缺盆穴,如此重復多次,待到熱去才停止。這就是所謂推而散之的方法。

黃帝問:有在一經之中發生多種疾病的,或痛、或癰、或熱、或寒、或癢、或痹、或麻木不仁,變化無窮,是什么原因呢?

岐伯說:這都是由邪氣引起的。

黃帝問:我聽說有真氣,有正氣,有邪氣,什么叫真氣?

岐伯說:真氣是先天的真元之氣,與飲食所化之谷氣合并而充養著身體;正氣,這里指的是正風,正風從合于四時八節的方向而來,不是過于劇烈的實風,也不是與時令不合的虛風;邪氣就是傷害人體的虛風。虛風侵襲了人身,會深入體內,不能自行消散;正風著于人身,只進入淺表,與體內真氣相遇后就會自行消散,這是因為正風之氣來勢柔而不猛,不能戰勝真氣,所以會自行散去。

四時八節的虛風邪氣侵襲于人體,人就會感到寒意而森森戰栗,毫毛豎起,腠理開張,虛邪深入向內,傷害至骨,就形成為骨痹;虛邪傷害至筋,就造成筋攣;損傷于脈,就造成血痹,血液淤滯不通,就形成癰;虛邪傷害于肌肉,與衛氣相搏擊,陽邪偏勝就形成熱癥,陰邪偏勝就形成寒癥;真氣為寒邪所迫而離去,真氣離去則造成陽虛,陽氣既虛則寒邪傷害皮膚,邪氣向外發散,就會使腠理張開,毫毛搖動,邪氣往來而行,就會發癢;邪氣滯留不去,就形成痹癥;衛氣不能流通暢行,就形成麻木不仁之癥。

虛邪偏中、留止于人體的一側,如邪氣深入,內犯榮衛,使榮衛漸漸衰弱,則真氣離去,邪氣獨留,就會形成為半身不遂癥。如果邪氣侵入得輕淺,就造成半身偏痛。虛邪侵入而至于人體的深處,寒邪與熱邪相搏擊,長時滯留于內而不去,如果寒勝過熱,就會骨骼疼痛,肌肉枯萎;如果熱勝過寒,就會使肌肉腐爛化膿,以致內傷于骨,內傷于骨就形成為骨蝕;如邪氣傷于筋,筋就屈縮不能伸展,邪氣如久居不去,就會形成為筋瘤;如果病邪有所結聚,人體內的氣也會歸往結聚之處,以致衛氣滯留其處而不能返還流通,使津液久留于腸胃之間,集結而形成為腸瘤,這種病時間長的須數年才可形成,用手按壓,瘤是柔軟的;病邪有所結聚,人體內的氣趨往結聚之處,致使津液留滯,邪氣中傷,凝結一天比一天嚴重,接連不斷地積聚,就會形成為象干肉一般的瘤,用手按壓,是堅硬的;病邪有所結聚,深入而傷及骨,邪氣附著于骨,骨與邪氣并合,一天比一天增大,就形成為骨疽;病邪有所結聚,傷害到肌肉,宗氣趨往結聚之處,而病邪留滯不去,如有內熱,肌肉就會化而為膿,如無熱,就會形成為肉疽。上述這幾種邪氣,其發作沒有一定部位,但引發的疾病都有一定的名稱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北京pk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