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 自然科學 > 《黃帝內經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下卷 靈樞篇 靈樞·陰陽二十五人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黃帝內經》 作者/編者:佚名

靈樞·陰陽二十五人更新時間:2018-12-02

 黃帝曰:余聞陰陽之人何如?伯高曰:天地之間,六合之內,不離于五,人亦應之。故五五二十五人之政,而陰陽之人不與焉。其態又不合于眾者五,余已知之矣。愿聞二十五人之形,血氣之所生,別而以候,從外知內,何如?歧伯曰:悉乎哉問也,此先師之秘也,雖伯高猶不能明之也。

黃帝避席遵循而卻曰:余聞之得其人弗教,是謂重失,得而泄之,天將厭之,余愿得而明之,金柜藏之,不敢揚之。歧伯曰:先立五形金木水火土,別其五色,異其五形之人,而二十五人具矣。

黃帝曰:愿卒聞之。歧伯曰:慎之慎之,臣請言之。

木形之人,比于上角似于蒼帝,其為人蒼色,小頭,長面大肩背直身小,手足好。有才,勞心少力多憂,勞于事,能春夏不能秋冬感而病生。足厥陰,佗佗然,大角之人比于左足少陽,少陽之上遺遺然。左角之人比于右足少陽,少陽之下隨隨然。鈦角之人,比于右足少陽,少陽之上推推然。判角之人比于左足少陽,少陽之下枯枯然。

火形之人,比于上征,似于赤帝。其為人赤色廣脫面小頭,好肩背,髀腹小手足,行安地疾心,行搖肩背肉滿。有氣輕財少信多慮,見事明好顏,急心不壽暴死。能春夏不能秋冬,秋冬感而病生,手少陰核核然。質征之人,比于左手太陽,太陽之上,肌肌然,少征之人比于右手太陽,太陽之下慆慆然,右征之人比于右手太陽,太陽之上鮫鮫然。質判之人,比于左手太陽,太陽之下支支頤頤然。

土形之人,比于上宮,似于上古黃帝,其為人黃色圓面、大頭、美肩背、大腹、美股脛、小手足、多肉、上下相稱行安地,舉足浮。安心,好利人不喜權勢,善附人也。能秋冬不能春夏,春夏感而病生,足太陰,敦敦然。大宮之人比于左足陽明,陽明之上婉婉然。加宮之人,比于左足陽明,陽明之下坎坎然。少宮之人,比于右足陽明,陽明之上,樞樞然。左宮之人,比于右足陽明,陽明之下,兀兀然。

金形之人比于上商,似于白帝,其為人方面白色、小頭、小肩背小腹、小手足如骨發踵外,骨輕。身清廉,急心靜悍,善為吏,能秋冬,不能春夏,春夏感而病生。手太陰敦敦然,釱商之人比于左手陽明,陽明之上,廉廉然。右商之人,比于左手陽明,陽明之下脫脫然。左商之人比于右手陽明,陽明之上監監然。少商之人,比于右手陽明,陽明之下,嚴嚴然。

水形之人,比于上羽,似于黑帝,其為人,黑色面不平,大頭廉頤,小肩大腹動手足,發行搖身下尻長,背延延然。不敬畏善欺紹人,戮死。能秋冬不能春夏,春夏感而病生。足少陰汗汗然。大羽之人,比于右足太陽,太陽之上,頰頰然。少羽之人,比于左足太陽,太陽之下潔潔然。桎之為人,比于左右太陽,太陽之上安安然。是故五形之人二十五變者,眾之所以相欺者是也。

黃帝曰:得其形,不得其色何如?歧伯曰:形勝色,色勝形者,至其勝時年加,感則病行,失則憂矣。形色相得者,富貴大樂。

黃帝曰:其形色相當勝之時,年加可知乎?歧伯曰:凡年忌下上之人,大忌常加七歲,十六歲、二十五歲、三十四歲、四十三歲、五十二歲、六十一歲皆人之大忌,不可不自安也,感則病行,失則憂矣,當此之時,無為奸事,是謂年忌。

黃帝曰:夫子之言脈之上下,血氣之候似知形氣,奈何?歧伯曰:足陽明之上血氣盛則髯美長,血少氣多則髯短,故氣少血多則髯少,血氣皆少則無髯。兩吻多畫,足陽明之下血氣盛則下毛美長至胸,血多氣少則下毛美短至臍,行則善高舉足,足趾少肉足善寒,血少氣多則肉而善瘃,血氣皆少則無毛有則稀、枯悴,善痿厥,足痹。

足少陽之上,氣血盛則通髯美長,血多氣少則通髯美短,血少氣多則少髯,血氣皆少則無須,感于寒濕則善痹。骨痛爪枯也。足少陽之下,血氣盛則脛毛美長,外踝肥;血多氣少則脛毛美短,外踝皮堅而厚,血少氣多則胻毛少,外踝皮薄而軟,血氣皆少則無毛,外踝瘦無肉。

足太陽之上,血氣盛則美眉,眉有毫毛血多氣少則惡眉,面多少理,血少氣多則面多肉,血氣和則美色,足太陽之下,血氣盛則跟肉滿,踵堅,氣少血多則瘦,跟空,血氣皆少則善轉筋,踵下痛。

手陽明之上,血氣盛則髭美。血少氣多則髭惡,血氣皆少則無髭。手陽明之下血氣盛則腋下毛美,手魚肉以溫,氣血皆少則手瘦以寒。

手少陽之上,血氣盛則眉美以長,耳色美,血氣皆少則耳焦惡色。手少陽之下,血氣盛則手卷多肉以溫,血氣皆少則寒以瘦,氣少血多則瘦以多脈。

手太陽之上,血氣盛則多須,面多肉以平,血氣皆少則面瘦惡色。手太陽之下,血氣盛則掌肉充滿,血氣皆少則掌瘦以寒。

黃帝曰:二十五人者,刺之有約乎?歧伯曰:美眉者,足太陽之脈,氣血多,惡眉者,血氣少,其肥而澤者,血氣有余,肥而不澤者,氣有余,血不足,瘦而無澤者,氣血俱不足,審察其形有氣有余不足而調之,可以知逆順矣。

黃帝曰:刺其諸陰陽奈何?歧伯曰:按其寸口人迎,以調陰陽,切循其經絡之凝澀,結而通者,此于身皆為痛痹,甚則不行,故凝澀,凝澀者,致氣以溫之,血和乃止。其結絡者,脈結血不和,決之乃行,故曰:氣有余于上者,導而下之,氣不足于上者,推而休之,其稽留不至者,因而迎之,必明于經隧,乃能持之,寒與熱爭者,導而行之,其宛陳血不結者,則而予之,必先明知二十五人,則血氣之所在,左右上下,刺約畢也。

 

譯文

黃帝說:我聽說有屬陰或屬陽之人,是怎樣的?

伯高說:天地之間,宇宙之內,都離不開五這個數,人也和它相應。所以,人有五五二十五種類型,而所謂陰陽之人是不在其內的。

陰陽之人的形態與一般人不同,他們有太陰、少陰、太陽、少陽、陰陽和平五種,這些我已經知道了。我想聽聽二十五種人的形態,了解他們因血氣差異所形成的特征,從而治療時能夠分別候察,由外知內,可以滿足我的要求嗎?

岐伯說:問得好詳細啊!這是先師的秘要,就連伯高也還不能了解它呢。

黃帝離席卻步,恭敬地說:我聽說,遇到適當的人而不把秘學傳授給他,這是過于慎秘;獲得了秘學而隨隨便便泄露出去,天所不容。我希望得到這秘學并加以闡明,把它藏在金柜里面,不敢輕易外傳。

岐伯說:首先確立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種形態,區別五色,分開五聲,二十五種人就齊備了。

黃帝說:請全部講給我聽。

岐伯說:審慎啊,審慎啊!讓我來談談這個問題吧。

木形的人,同五音中的上角相比類,與天上的東方蒼帝相似。其特征是:蒼色,小頭,長面,大肩,平背,直身,手足小,有才氣,好勞心,力小,常為各種事務憂心勞神。耐春夏,不耐秋冬,感受了秋冬不正之氣就會生病。這一類型的人,屬于足厥陰肝經,他們的體態是優美的。木形中屬于太角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足少陽,少陽的上部,其情態是意滿自得的。木形中屬于左角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足少陽,少陽的下部,其表現是和順的。木形中屬于釱角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足少陽,少陽的上部,其表現是意氣昂揚的。木形中屬于判角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足少陽,少陽的下部,其表現是公正坦直的。

火形的人,同五音中的上徵相比類,與天上的南方赤帝相似。其特征是:赤色,齒本寬,尖臉,小頭,肩、背、髀、腹各部發育都好,手足小,腳步穩,走路快而且搖晃肩膀,背部肌肉豐滿,好使氣,輕錢財,不輕易相信他人,多疑慮,見事明白,容顏美好,心急,不能長壽,往往暴亡。耐春夏,不耐秋冬,秋冬時容易感受不正之氣而得病。這一類型的人,屬于手少陰心經,其情態為誠實可信的樣子。火形中屬于質徵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手太陽小腸經,太陽的上部,其表現是精神旺盛的。火形中屬于少徵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手太陽小腸經,太陽的下部,其表現是樂陶陶的。火形中屬于右徵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手太陽小腸經,太陽的上部,其表現是歡欣踴躍的。火形中屬于判徵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手太陽小腸經,太陽的下部,其表現是逍遙自得的。

土形的人,同五音中的上宮相比類,與天上中央一方的黃帝相似。其特征是:黃色,圓臉,大頭,肩背發育好,大腹,大腿、小腿長得好,手足小,身體多肉,上下勻稱,走路腳步穩,舉足輕,安心,愛作對別人有利的事,不喜好權勢,而慣常依附他人。耐秋冬,不耐春夏,春夏時常感受不正之氣而得病。這一類的人,屬于足太陰脾經,其表現是誠實厚道。土形中屬于太宮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足陽明胃經,陽明的上部,其表現是和順的。土形中屬于加宮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足陽明,陽明的下部,其表現是喜悅的。土形中屬于少宮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足陽明,陽明的上部,其表現是圓轉靈活的。土形中屬于左宮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足陽明,陽明的下部,其表現是善良的。

金形的人,同五音中的上商相比類,與天上的西方白帝相似。其特征是:方臉,白色,頭小,肩背小,腹小,手足小,足跟處骨頭象是要露出來,骨輕,為人清廉,辦事不拖踏,外表柔靜而內實悍勇,擅長充任下級官吏。耐秋冬,不耐春夏,春夏時常感受不正之氣而得病。這一類的人,屬于手太陰肺經,其特點是處事果決敢斷。金形中屬于釱商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手陽明,陽明的上部,其表現是鋒芒畢露。金形中屬于右商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手陽明,陽明的下部,其表現是從容舒緩的。金形中屬于左商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手陽明,陽明的上部,其表現是明察的。金形中屬于少商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手陽明,陽明的下部,其表現是莊重威嚴的。

水形的人,同五音中的上羽相比類,與天上的北方黑帝相似。其特征是:黑色,面部不平正,大頭,面頰寬,肩小,腹大,手足小,行走時身體搖擺,自腰至尻距離較長,背部也比較長。無所敬畏,好欺騙人,往往遭殺戮而死。耐秋冬,不耐春夏,春夏時常感受不正之氣而得病。這一類的人,屬于足少陰腎經,他們的身上常常是汗津津的。水形中屬于大羽的一類人,比類于右足太陽,太陽的上部,其表現是意滿自得的。水形中屬于少羽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足太陽,太陽的下部,其表現是性行紆曲而不直爽。水形中屬于眾羽的一類人:比類于右足太陽,太陽的下部,其表現是潔身自好的。水形中屬于桎羽的一類人,比類于左足太陽,太陽的上部,其表現是安閑恬靜的。所以,五形之人有二十五種變化,彼此各有短長,眾人之間之所以有大欺小,強凌弱的現象,原因也在于此。

黃帝問:人獲得了適合五行的形體特征,而不具有相應的膚色,會怎么樣呢?

岐伯說:形體的五行屬性克于膚色的五行屬性,或是膚色的五行屬性克于形體的五行屬性,再碰上相克的時令和應避忌的歲數,感受了邪氣,就會得病,如果治療不及時或治療不當,就值得憂慮了。如果形與色相適合,則將富而且貴,受大快樂。

黃帝問:如果人的形體的五行屬性與膚色的五行屬性相克,應避忌的年歲可以知道嗎?

岐伯說:凡年忌,五分老幼,大忌常加九歲,從七歲起,而后是十六歲,二十五歲,三十四歲,四十三歲,五十二歲,六十一歲,這都是人的大忌之年,不可不自加保重,否則,感受了不正之氣,就會得病,如失于治療,就有危險。凡遇大忌之年,不要做奸邪之事,這就叫做年忌。

黃帝問:先生說,候察手足三陽經脈上下部的血氣,就可知道形氣的強弱,是怎樣的呢?

岐伯說:足陽明經的上部,如血氣充盛,則胡須美而且長;血少氣多,則胡須短;氣少血多,則胡須稀少;血氣都少,則沒有胡須,而且嘴角多皺紋。足陽明經的下部,如血氣充盛,則陰毛美而且長,甚至向上衍生直至胸部;血多氣少,則陰毛美而短,向上衍生至臍,走路時足舉得高,足大指肉少,足部易覺寒冷,血少氣多,則下肢肌肉易生凍瘡;血氣都少,則無陰毛,即使有,也是稀少而枯惡,并且容易發生兩足痿厥或痹痛的癥狀。

足少陽經的上部,如血氣充盛,則胡須連鬢而生,美而且長;血多氣少,則連鬢胡須美而短;血少氣多,則連鬢胡須稀少;血氣都少,則無鬢須,感受了寒濕之氣,兩足容易發生痹痛、骨痛及足指爪甲干枯等癥。足少陽經的下部,如血氣充盛,則小腿上的寒毛美而且長,足外踝肌肉肥厚;血多氣少,則小腿上的寒毛美而短,足外踝的皮硬而厚:血少氣多,則小腿上的寒毛稀少,足外踝的皮薄而軟;血氣都少,則小腿上無寒毛,足外踝瘦而無肉。

足太陽經的上部,如血氣充盛,則兩眉美好,眉中生有長毛;血多氣少,則兩眉枯悴難看,而且面部有許多細小的紋理;血少氣多,則面部多肉;血氣和調,則面色美好。足太陽經的下部,如血氣充盛,則足跟肌肉飽滿而堅實;氣少血多,則足跟瘦而無肉;血氣都少,則足部易轉筋,足跟疼痛。

手陽明經的上部,如血氣充盛,則嘴上邊的胡子長得好;血少氣多,則嘴上邊的胡子長得不好;血氣都少,則嘴上邊沒有胡子。手陽明經的下部,如血氣充盛,則腋毛長得好,而且手魚部多肉、溫暖;氣血都少,則兩手枯瘦、發涼。

手少陽經的上部,如血氣充盛,則眉毛美而且長,耳朵皮肉之色美好;血氣都少,則兩耳枯悴色惡。手少陽的下部,如血氣充盛,則手多肉而溫暖;血氣都少,則手瘦瘠而發涼;氣少血多,則手瘦瘠,脈絡顯露于外。

手太陽經的上部,如血氣充盛,則多生髭須,面部多肉而平正;血氣都少,則面瘦而色惡。手太陽經的下部,如血氣充盛,則手掌肌肉飽滿;血氣都少,則手掌枯瘦而發涼。

黃帝問:這二十五種人,如對他們加以針治,有應準依的法則嗎?

岐伯說:眉毛長得好的,是由于足太陽經脈,其氣血盛多;眉毛長得不好的,也是由于足太陽經脈,其血氣都少;肥胖而膚色光潤的,是血氣都有余;肥胖而膚色不光潤的,是氣有余而血不足;瘦瘠而膚色沒有光澤的,是氣血都不足。審察其形氣有余、不足的情況,據此對他們加以調治,就可以知道逆與順的區別了。

黃帝問:針刺諸陰經、陽經,應怎樣呢?

岐伯說:診按寸口脈和人迎脈,測知陰陽的盛衰而加以調治,并循沿經絡按切,診察其凝澀與否,凝結不通的,身體會出現痛痹,嚴重的,則不能行走,所以知其血氣凝澀。血氣凝澀的,應導致其陽氣以溫通血脈,待到血脈和調,就停止這種治療。由于凝結,致使脈中郁積,血不暢行,須開而通之才可使血暢行。所以說:上部之氣盛多有余的,應導而使之下行;上部之氣不足的,應推而使之上揚;氣遲滯不至的,則應采用多種手法,迎之接之,使氣必至。必須明了經脈的通道,才能掌握好治療方法。寒與熱相爭,就應加以宣導而使氣血暢行;血有所蘊積而尚未凝結的,可從旁側取穴予以刺治。一定先要了解二十五種人的類型,辨別血氣盛衰及有余不足的所在,或左側或右側,或上部或下部,取適當穴位予以刺治,那么,針刺的法則就盡在其中了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北京pkapp下载 帝一娱乐分分彩走势图 彩票机 最火娱乐棋牌 极速快3怎么算和值 天地劫纪念版赚钱做什么 辽宁11选5彩乐乐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地址 棋牌游戏下载送20金币 幸运飞艇计划群 2017熊猫直播怎么赚钱 10元可提现的现金游戏 幸运赛车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