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學經典 > 《野草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《野草》全文 讀《野草》有感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野草》 作者/編者:魯迅

讀《野草》有感更新時間:2018-10-04

 一、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。

魯迅從1918年,在《新青年》上發表了第一篇小說《狂人日記》以后,一共發表了數千萬字的文章。《野草》則是《魯迅全集》中文字量最少的一本。它收錄了先生從1924年到1926年間所作的散文詩二十三篇,也是先生一生中唯一的散文詩集。

先生一生以雜文著名,但他卻希望它們速朽。“待我成塵時,你將見我的微笑。”50年前的雜文至今仍有現實意義,估計是先生所不愿看到的。文字創作是需要直抵作家心靈的,而詩歌更需要作家用靈魂來創作。《野草》就是先生用靈魂寫出的不朽詩篇!

如果魯迅是一把刀子,他的所有作品都是這把刀子對不同事物進行解剖的產物,但是《野草》,是刀子本身,是刀子的鍛造過程。沒有多少作家有勇氣、有能力如此直接、赤裸裸的把自己的靈魂展現給讀者。

《野草》的《題辭》,可以算是對這本散文詩集名字做了一個解釋。但我覺得“野草”二字還應該有其他的含義。白居易的詩曰:“離離原上草,一歲 一枯榮。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”。這就是野草的生命力所在,魯迅的作品也是這般有生命力的,而中國人的革命也是這般,生生不息!

魯迅先生和野草真的有幾分神似,你看著他根根直豎的倔強的頭發,看著他如“大寫的隸書‘一’字”的胡子,看著他如炬的目光,我總是能想到野草。先生像野草一樣,在夾縫中生存著,播散、蔓延著,“遭踐踏,遭刪刈,直至于死亡而朽腐”。

《野草》是先生個體生命頑強生長、艱難爬行的記錄,是先生“抉心自食”的記錄。而不甘于在沉默中滅亡的生命,苦苦追尋生之意義的生命,在任何世代都將存在。

我不敢對偉人的思想妄加揣測,但如果每個作家只能保留一部作品,我想先生應該會選擇保留《野草》,因為這是他靈魂的寫照。

二、兩棵棗樹。

“在我的后園,可以看見墻外有兩株樹,一株是棗樹,另一株也是棗樹。”

有人說,先生的文章好在哪,不是隨便就能看出來的,然后就舉了這句話作為例子。誠然!這個話一直有所爭議,有的人認為,這句話可謂經典中的經典;也有的人認為這句話就是一句在邏輯上重復的廢話。

我認為,一個好的作家,總歸是要語不驚人死不休的。我們寫記敘文的時候要追求語言上的條理,邏輯上的清晰。但是,作為詩歌、散文,我覺得就并不需要強求了。陸游說:“文章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”。這句話盡道出了詩歌創作的妙旨。

而魯迅這句話信手拈來的瀟灑,渾然天成的靈動,不拘一格的創建都讓人感覺耳目一新,真是“如聞仙樂耳暫明”。這,或許就是大家的境界吧。偉大的作家,往往就是在隨意之中體現出他特別的地方。

諸葛亮讀書是“觀其大略”,我們讀書也要做到這樣。讀好的詩歌是一種對靈魂的沖擊,是一種心靈的感悟,如果去研究它的語言邏輯,去分析它的寫作技巧,是完全沒有必要的,有買櫝還珠之嫌。《野草》全篇的基調都是比較灰暗沉重的,而這一句話者別有它的魅力。

我還要說的是——這樣的句式,先生寫出來可以算是經典;但是如果我們要去刻意的模仿,那就是畫蛇添足,邯鄲學步了。這也可以算是類似于先生這樣的大作家的“特權”吧。

三、 被低估的巨作

《野草》一直沒有怎么被大家重視,人們往往都是在分析他的《阿Q正傳》、《狂人日記》、《藥》、《祝福》,而忽視了對《野草》的研究。

很多著名的作家現在都已經意識到了《野草》的偉大。著名的先鋒派女作家殘雪就認為《野草》是一部不朽的巨著;是一部一直以來都被世人低估的巨著;是一部在思想層面上可以與《神曲》媲美的巨著。

當然,這只是殘雪的一家之言。但不論是否貼切,不論能否得到人們的認同,獲得大家的共識,都是值得借鑒、參考的。而就我個人而言,我是很喜歡、很欣賞《野草》。

雖然全篇《野草》我有半數都沒怎么讀懂,但就那幾篇讀懂的文章就已將給了我極大的震撼——

《狗的駁詰》是對人性*的諷刺,因為狗再狡猾,再勢力,也不如人那般,懂得區分“銅和銀、布和綢、官和民、主和仆”,并且以深諳此道為榮。對此,我也只能長嘆,只能長嘆而已。這確然是一種悲哀!

《立論》有一種馬克?吐溫、歐?亨利式的幽默,把中國人的老于世故以及圓滑的刻畫得淋漓盡致。說真話要挨打,說謊話有悖于良心,所以最好的辦法是什么都不說,或者說,不說任何有實際意義的東西。不愿意鮮明的表達自己的觀點立場,多少年以來,我們一直秉承著這樣的理念。

《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》讓我不禁有一種讀《阿Q正傳》的感覺,中國人的奴性*被描繪的想象生動,躍然紙上。聰明人、傻子、奴才、主人,四種人在我們身邊似乎都有寫照,仿佛都有縮影,它的現實意義,自然是不言而喻的。

而我最喜歡的卻是《過客》。這是一篇劇本,一篇有史詩般感覺的劇本,一篇讓我覺得荒誕、沉重的劇本。劇本沒有多少人物,沒有什么情節,可是有 一種和讀《等待戈多》時相似的感覺。縱然兩個作品是完全不同的,可偉大的作品的境界是一樣的,都是對人類的終極人文關懷,也可謂是:殊途同歸了!

四、《野草》與《夢十夜》

看過不少關于《野草》的評論,很多文章都提及了《巴黎的憂郁》、《惡之花》、《查拉斯圖拉如是說》這些文章對《野草》的影響。這些書我都沒看過,不好妄加評論,但是夏目漱石的《夢十夜》我讀過,也感覺兩者卻實有點聯系。

首先,不說在文章上的直接關聯,而說一下兩個作者的對比。

夏目漱石的創作主要在日本明治時期,魯迅的創作主要在五四時期,這兩個時期是兩國大變革的時期,此其一。魯迅在日本留學數年,夏目漱石在英國 留學數年,此其二。魯迅最喜歡的日本作家是芥川龍之介,而芥川出自夏目漱石門下,此其三。魯迅用通過瘋子的眼睛觀察社會,作《狂人日記》,漱石通過貓的眼 睛觀察社會,作《我是貓》,都可以算是兩人的開山之作,此其四。魯迅最初打算學醫,漱石最初職業是教員,兩人都可以算是半路出家的作家,此其五。漱石在日 本被稱為“國民大作家”,先生在中國被譽為“民族魂”,境界相似,此其六。相似的境遇就有相互影響的可能性*。而先生在日本學習是,漱石還沒有逝世,先生一 定也常讀漱石的著作。

其次,《野草》與《夢十夜》的寫作心境十分相似。它們幾乎都是兩位文學大師披瀝隱秘深藏的內心世界的作品,或者說,是心情異常孤獨、-陰-郁和痛苦時的產物。

關于《野草》的成因,先生的解釋大致是:《新青年》散伙后,有的高升,有的退隱,有的前進,自己則“依然在沙漠中走來走去”,“有了小感觸, 就寫些短文,夸大點說,就是散文詩,以后印成一本,謂之《野草》”。一九三四年七月九日在給蕭軍寫的信中稱:“我的那一本《野草》,技術并不算壞,但心情 太頹廢,因為那是我碰了許多釘子之后寫出來的。

漱石寫《夢十夜》時,也正為一種莫名的生存的“罪惡感”所苦苦糾纏著。明治三十八年一月十五日,他在致野間真綱的手繪明信片中寫道:“我做夢 夢見,從前犯下的、后來已悉數遺忘了的罪惡,像張貼布告般地張貼在我枕邊的墻上,我無言自辯,這罪惡多半是殺人的事。”這種莫名的、有關生存的“負罪 感”,同樣也流貫在他的《夢十夜》中,并構成了它主要的情緒色*調。

再次,《野草》與《夢十夜》的寫作形式也比較相似。《夢十夜》中的不少篇什,開篇便是“我做了這樣一個夢”,而《野草》,如所周知,同樣也具有半幻想、半現實的夢魘性*質,《野草》中的好多篇什,也都是用“我夢見”起句的。

最后,《野草》也《夢十夜》給人的感覺十分相似。兩本書都有作家對人性*的思考,對自己的自審,對自己內心黑暗的發掘。兩本書都想象瑰麗,基調 -陰-暗,給人一種沉重的感覺。把種種生存現象放置在一個個極端的境況上,加以毫不留情的追詰和拷打,這是兩位大師的散文詩不約而同所趨赴的品格和境界。

兩本書都有幾分晦澀,都是那么直擊心靈,都是那么發人深省,都是兩大作家心靈的吶喊。而寫作這兩本著作事所需要的勇氣、定力也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。我能感受到兩位作家偉大的、悲天憫人的創作情懷。

五、總結

好的作品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,并且以不好的作品,不同的人看來也會有不同的感受。而詩歌這種基于感性*的創作就更是如此了。

偉大的作品還是要靠自己閱讀才能理解體會的,評論永遠只會顯得笨拙和粗陋。一邊品味《野草》一邊寫文章,到此處我已經沒辦法再寫下去,這能捧起原著,繼續閱讀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返回列表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北京pk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