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 紅色經典 > 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小說全文 (45)??黨員大會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 作者/編者:丁玲

(45)??黨員大會更新時間:2018-11-26

 張正典從他丈人家里出來,打算去合作社,又打算去找文采同志,想把章品到村子后的情況打聽打聽。他丈人向他說了不少話,他心里忐忑不安,但他又想著文采曾經再三說過,是抗屬就應該另眼相看,而且文采是打張家口下來的,是個有來頭的干部,章品未必敵得過他。他老婆也跟在他后邊,頻頻的囑咐道:“可得聽爹爹的話,你可得記住呵!要是他們真想,——唉!你就千萬別再去了,趕快回家告訴咱。唉!到時候總要圓滑些……”

天已經黑了,如眉的新月掛在西邊天上,薄弱的一層光照了東邊半截墻。四方的墻根下都有蟋蟀在瞿瞿的叫,天氣已經含有秋意了。街上已經沒有什么乘涼的人,張正典也低低的叫老婆放心,要她先回家,自己很快就回來。老婆還想說什么,卻從墻角轉出一個人,大聲的問:“什么人?”張正典已經看出是一個民兵,一手拉住受了驚的老婆,也大聲說:“你還不認識,是咱,是治安員。你那么大嚷些什么,要有壞人,也給你駭走了。”

“啊!是治安員,張三哥找你找了半天,叫你到韓老漢家里去。”那個民兵走近了,卻仍舉著一桿土槍。更把那個女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。

“什么事?縣上的老章走了沒有?他在哪里?”他又隨即撞了他老婆一下,接著說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“嘿!那可不是治安員?”這時從黑暗里又轉出了兩個人影,“你到哪兒去?可把人好找,原來在這里放哨呀!”這是李昌和趙全功,他們嘻嘻哈哈的便抓住了張正典,拉著他便走。

張正典只得說:“開啥個玩笑,拉到哪兒去嘛!”

那兩人又笑說:“你又不去探親,屁股后邊跟個老婆做啥嘛!也不怕給人笑話。”

張正典擔心著,好像對某些不祥之事有著微微的預感,他問道:“你們又不開農會了,章品對咱們昨天鬧架的事怎么說,那可怪不上咱,誰也知道是劉滿存心搗蛋的呵!”

“章品啥也沒說,盡在那里和文采他們談白槐莊李功德家里的事。沒收出三千多件衣服,沒一件老百姓能穿的,全是些花花綠綠的綢旗袍,高跟鞋。又說他那個續弦老婆可厲害,一滴眼淚水也沒掉,直著脖子走出她那間滿房玻璃家具的正房,住到廚房旁邊,過去給廚子住的一間小房里去了。”趙全功還保存著聽這些故事時候的濃厚趣味。

張正典也說:“老早咱就說過咱們就沒有那么大地主,沒鬧頭,數李子俊家里富些,又給逃走了。你們看今晚會不會談到咱昨天鬧架的事?”

李昌一句也沒說,只問:“你怕什么?”

“怕,”張正典不愛聽這種話,所以答應:“咱什么也不怕,咱一不是地主,二不是漢奸,自入黨還不是他章品批準的,他能把咱怎么樣?”

老韓門口也站得有民兵。張正典想:“土地改革,總不能拿咱開刀啊!咱昨天曾經說錢文貴是抗屬,這話也沒錯,文主任也這么說的。上次定成份又不是咱定的,咱才不怕咧。”

房子里裝不下,人都坐在院子里,看不清面孔,院子太大,雖說只有二十來個人,也就顯得很熱鬧。

這一群人大半都是解放前的黨員,都是生死弟兄,誰對誰也沒有什么過不去的事。所以這院子的空氣就顯得很融洽,加以有了章品的參加,更為活躍,仿佛許久沒有這么多的人在一道似的。

只有張正典好像懷了鬼胎似的,他誰也沒理,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了。他旁邊坐了個趙得祿,也沒同他說什么。張裕民清查了一下人數便開會了,可是張裕民啥也沒說,卻把自己數落了一陣:他說自己過去兩次在會上也沒有提錢文貴,怕提出來不頂事,他懷疑過一些同志。可是常常有老百姓來找他,問他的情形,給他提意見,他也沒有告訴文同志,連區上的人也不相信。他說他自己這種不放手作風如何不好,說自己如何違背了群眾利益,他說:“咱張裕民鬧革命兩年多了,還是個二五眼,咱應該叫老百姓揍咱。咱自己打哪里來,活了二十八歲,扛了十多年長活,別人吃糧食長大,咱吃了什么,糠比糧食多!像個槽頭上的驢,沒明沒黑的給人干活,可是還沒驢值價。咱從頭到腳也只是個窮,如今還不能替老百姓想,瞞上欺下,咱簡直不是個人啦!老百姓的眼是雪亮的,咱們有沒有私情,人家全看得清。后腦勺子上長瘡,自己看不見以為別人也看不見,那才笑話咧。今晚上咱們憑良心說話,憑咱們兩年多的干部,憑咱們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伙子說話,咱們誰沒有個變天思想,怕得罪人?誰沒有個妥協,講情面?誰沒有個藤藤絆絆,有私心?咱們有了這些,咱們可就忘了本啦。如今咱掏心話就這些,要是還有半句謊,你們開除咱。咱另外還有個意見,誰也得把自己心事掏出來表白表白。”

院子里的空氣跟著他的話慢慢嚴肅了起來。大家心里都感到難受,又感到痛快,也想象他講個什么。但因為突如其來,思想上沒有準備,不知怎樣說才好。而且對于張裕民講話所充滿的驚嘆,也使許多人反呆了起來。

過了一陣,沒人說話,愈來便愈覺得沉默。忽然那個黑漢子張正國卻跳起來了,粗聲粗氣的嚷:“誰沒有?誰也有?咱天天叫老百姓翻身,咱們自己干部卻甩手甩腳的坐在合作社沏茶喝,串街。一開會誰心里也明白咱村子上殺人不用刀的是誰,盡瞎扯一氣,都礙著干部里面有他的兄弟又有他的女婿,不是怕得罪他的,就是想同他拉點關系的!你看,張三哥要咱們表白,就沒有人說話。還說不講情面,誰也看見的吧!”他說完了,便蹲在一邊去,氣唿唿的。

錢文虎是個老實人,只知道干活,做了個工會主任,也不知做什么。他和錢文貴算堂房兄弟,井水不犯河水,就沒關系,他從來也沒說要斗錢文貴,可也不反對,他也不會知道有人因為礙著他才沒說,這可把他冤枉了,他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,這時卻不得不結結巴巴的說:“什么兄弟,誰還不清楚咱們一家人誰也同他沒來往,你們沒看見他們家老大,種一畝菜園子的錢文富,是個寡老,都不同他來往呢。他有錢有勢也沒分給誰,他過去同大鄉里有來往,同村子上有錢的人有來往,他同咱們窮本家就沒來往,他要是能改姓,還早不姓錢了呢。你們要斗他,咱沒意見,咱們姓錢的人全沒意見。”

“不是問你有沒有意見,是問你贊成不贊成!”人叢里誰說了。

“咱贊成,咱贊成,不過,咱在大會上可不說話呀!不為別的,咱說他不過呀!”

于是大家又笑了,大家還問他怕什么。

跟著又有些人說話了,也有長篇大論的,也有三言兩語,任天華提到果子園鬧架的事,他說他今天跑了一天,才拉十幾個人在那里工作,這事總不能做半截子吧。

張正典這時已經拿定了主意,他佩服他丈人有先見之明,這么多同志們的誠懇,卻抵不過一個錢文貴,他并不去思索是非皂白,他毫無感動。他只有一個想法,先使自己跳出這個漩渦,錢文貴曾經吩咐他,要是看風色*不對的時候,就得掉轉船頭。只要錢文貴能熬過這一關,或者他就躲避一時,將來總有報復的一天。并且告訴他有朝一日錢義也會回來報仇的。他相信他,依靠他,也害怕他,便不得不把自己和錢文貴系到一根命運的繩子上去,一點也不覺得這根繩是很細很糟的了。他盤算了半天,考慮他的措辭,他找到一個間隙的機會,發言了。

“咱有什么好說的呢?咱橫豎給你們認死了是走錢文貴的路子,不是還能娶他的閨女!”他頓了一頓,看有沒有人反駁他,院子里卻很靜,都在聽著他咧。“自從娶了他閨女,誰也就把咱看外啦。俗話說老婆面前不說真,咱還給一個女人迷煳住了?哪個入黨還沒有盟過誓?你們要疑心咱嘛,咱有啥辦法!有什么事,你們也背著咱嘰嘰咕咕,自又不明白你們是個什么打算,咱就只能依著猜想去辦事啦。你們要說土地改革該找個有計算的人斗爭,咱也不反對那個人稱賽諸葛的,他得罪的人多,咱有啥不知道,以前和日本漢奸特務都有來往的。你們又沒這樣說,說來說去也只是消滅封建大地主,咱就捉摸成揀誰的地多就該誰啦。就是昨天咱同劉滿鬧架,咱說錢文貴是抗屬,這也不是咱自己想出來的,那次會上主任們也說了這個。再呢,咱看你們訂成份就沒有他,就只當沒有他的事。咱說咱這人真煳涂,咱可不敢忘本,咱還能反對大伙兒的決定,咱張正典也是打解放前就參加革命的。”“嗯!聽他說得多漂亮!”大家心里都有這樣感覺,一時還不知應怎樣說。

文采卻說道:“張正典這種態度很好。過去我們對他的懷疑是不正確的,不能對一個革命的同志輕易不相信,這是一個經驗。”

接著是一片沉默,正在準備把過去張正典的一些活動來質問他的趙得祿,便噓了一口氣,把身子拉了拉,使能離張正典遠一些。

過了一會,張正典起身出外小便,趙得祿卻忽然把他壓住,大聲向主席道:“不散會,誰也不許出去!”張正典只得又坐下了,嘟噥著:“唉!還不相信人。”

會場又一致的歡騰起來,嚷道:“對,不散會,誰也不準出去。”跟著又喊:“把錢文貴扣起來。”大家都響應了:“要是扣起來你看明天老百姓可有勁咧!”“對,扣起來!”

程仁也升起來一種厭惡的感情,但他不能駁斥他,他沒有勇氣,他常常想要勇敢些,卻總有個東西拉著他下垂。他想:“人家也是受壓迫的,偏又住在他家里,外人又不知道,只知是他侄女,唉,咱也不便說,唉,何苦讓人作踐她呢?咱不反對斗那個老家伙就成。”——程仁自己總以為他是很公正的,他也恨那個老家伙,他很愿意斗爭他。可是他就不愿提到他侄女,總以為會把他侄女連上,沒有想到這倒可以解放她的。他覺得自己已經對不起她了,如果再把她扯進去,拿她來洗刷自己,就更過意不去。心想,反正一輩子不娶她,事情自然會明白的,這用不著分辯。

好些人看著他,要他說話,后來他才說明他曾把錢文貴劃成地主,遭到了張正典反對,說他已經和兒子分了家,張裕民卻依照張正典的意思給改了成份,這事他不能負責任。他認為錢文貴應該是地主,他們是假分家。

在這整個晚上,他是不使人滿意的。他是錢文貴的長工,又是他佃戶,又是農會主任,他卻不堅決,不積極。有人提出第二天的農會開會要選舉主席,凡是與錢文貴有親屬關系的都不能擔當。大家同意這種主張——對!讓群眾自己選自己愿意的。

章品也說這是一個思想問題,不能強迫,說得好,做得不好,也不行。將來要看事實,要從具體的行動中表現,他又從他們每個人的出身來說,勉勵他們打先鋒,不要落在群眾運動浪潮的尾巴上去。這使得每個人都警惕起來,都覺得自己有缺點,都愿意做一兩樁好事。

會議快結束的時候,張正國站了起來,壓低了聲音問道:“咱先走啊?”張裕民答道:“對!你先走,把人暫時押在許有武后院堆草的屋子里,多派上幾個人。”

張正典一怔,明白什么也來不及了,他還說:“對!先扣起來,咱治安員親身出馬吧。捆他個緊緊的。”他遭到大家的反對,誰也說就隊長便行了。

張正國走了后,空氣又緊張了一會兒,已經沒有什么事好談了,卻都不愿走。隔一陣等張正國返身回來,才放心的回家去。一路上大家忍不住高聲的談著這件使人痛快的事,因此等不到第二天,村上便已經有許多人知道這晚上發生了什么事,這事卻為人人所愿意傳播開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北京pk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