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 紅色經典 > 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小說全文 (44)??決定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 作者/編者:丁玲

(44)??決定更新時間:2018-11-26

 文采這幾天仍舊生活得很安閑,他常常告訴人一切的創作,一切的思想的精髓都是在“好整以遐”四個字中產生的。他批準了楊亮他們的提議,今晚開農會,可是他并不知道楊亮他們的布置。他還相信以他的講演,他的氣度,他的地位,都可以戰勝楊亮,農民會同情他的,也就是同情錢文貴是中農,是抗屬,同情干部對果園的處理,同情張正典。他甚至以為也只有在多數人的意見中才能使楊亮無話可說。因此他很樂觀,陶醉在他的主觀愿望里面,實際是茍安在他的昏聵里面;他對于這個年輕部長的訪問,也只看成多一番麻煩而已。但他仍舊很高興,他覺得暖水屯的工作成績該使部長很滿意的了。

文采在縣上的時候,曾經見過章品。他對他的印象是年輕,大約同那些生長在革命隊伍里許多年輕人一樣,有著可愛的單純和忠實。他們能吃苦,也勇敢,只是總帶著一種從農村來的羞澀,又還有些自滿。這種自滿也并非由于他們驕矜,只是因為他們還不了解更其廣闊的世界。文采可以說很喜歡這樣人,并常羨慕著他們,也曾拍過這些人的肩膀說道:“你們是從群眾斗爭中,從實際經驗中生長的。你們有比我們更豐富的學問,我們是應該向你們學習的。”不過這些話也只有在口頭上說說,他對那些經歷并不真的認為有多少價值,所以他就不會有足夠的尊敬,更談不到學習。

現在已經是幾個人把村子上情況都談了以后,在商量今后怎樣辦的時候了。章品還先鼓勵了幾句:“這次咱們涿鹿動手遲了,幸虧有你們一批人下來幫忙。你們搞工作可比咱們有辦法。六區老百姓都說你們賣果子賣得好;像昨天群眾自動要封房子封家具,在涿鹿還是頭一次呢。這個咱要回去報告給縣上,作為放手發動群眾的一個經驗咧。”

文采當然很高興,不覺的說道:“咱們現在開會決不老一套。你們從前總是預先布置,有一定發言人,現在我們就是讓老百姓自己講,所以事前很難說定會上能解決些什么問題。昨天去封江世榮房子就是群眾自動的,現在群眾已經起來了,咱們只要掌握住一點,不要讓他們鬧的過火就行。”他已經完全忘記昨天他是反對封房子和沒收一切浮財的了。

楊亮和胡立功并不講述他們對今天晚上會議的預謀,他們覺得這是被逼迫著的一個良善的動機,他們只要求能把這兩個星期來的工作加以檢討。假如對過去沒有一致的認識,沒有是非,以后的事總是難辦的。

可是文采是一個不喜歡算舊賬的,他氣度寬容的說道:

“我看不必強調有什么原則性*的不同了,只有對工作進行的順序有差異。章同志也講過,一切看老百姓的覺悟程度,不必死照條文,這話極是。至于我們彼此之間還有什么意氣,以后可以談的。”

章品也贊成以后談,只又問了問楊亮他們布置的情形,章品覺得還滿意。張裕民又補充了農會的成份全是貧農,也有一些少地的中農,只是常常一家一個人到會。以前開會有時青聯婦女全參加,連識字班也參加了,就保不住有地主富農的人。這次限制得嚴些,地主富農子女全不讓進去。這些人腦筋都已經轉過來了。自從果樹園劉滿和張正典打架,很多人心里添一個疙瘩,懷疑干部有偏向,說干部當了舊勢力的狗腿子。甚至還有人說怪話,說八路軍也不見得比日本人好,不是為啥在日本鬼子在的時候吃得開的貓頭鷹,在共|產|黨手里還是親熱得像自己人?今天就解釋了一天,這些人才又放下心來,說到底還是向著窮人,這樣,才有個斗頭,要不,夾著尾巴睡覺,斗個屌啦!……

文采聽到這些話的時候,很驚異,因為他從來也沒有聽到過這些話。他恨他過去為什么不同自己講,今天才同章同志談出來,他心里想:“什么叫組織觀念,唉!這都還算黨員!”但他也不打算爭辯了,他覺得這些問題在這個年輕部長面前是無法處理的。而且他疑心章品和張裕民事先也有商量,“唉!他們原來就是一幫子,他是他提拔起來的干部,他當然聽他的。”于是他只好采取消極態度,盡量做到組織上的服從。

章品果然一下就做了決定,他偏向了楊亮,但他認為撇開了干部,不進行干部教育在這個村子上是不合適的。他認為大部分干部是經過考察,比較好的人,他停止了今晚的農會,改成為黨員干部大會,并且仍要程仁參加,雖說他在這件事上顯得有些曖昧。連極力為錢文貴活動的張正典也一樣要參加。他的確還沒有學會耐煩的和各個人詳細商量的工作作風,過去的工作環境養成他這樣,今天的有限的時間也不得不使他這樣。

這個決定的確有些使文采掃興,把他原來有的一點自鳴得意完全收斂了,靜默的不發一言,冷眼去看楊亮和胡立功的愉快,和章品的年輕的武斷,當然他就更覺得張裕民討厭。這時老董也從里峪回來了,他是這年輕部長的老部下。他完全同意他的決定,還說:“咱老早就說暖水屯要不斗爭錢文貴,工作就做不下去,老百姓最恨的就是這個人。”但他也老實的說:“咱腦子笨,文同志帶的那本指示咱看了幾天也記不清,咱是個背棍打旗的人,吆喝吆喝,唱正臺戲就上不得臺啦!咱不敢出主張,咱還愿意回到打游擊的時候,啥地方咱也敢去。”

問題決定了以后,談話更顯得活潑些。這時李昌也說了許多村子上的故事,把白銀兒,李子俊老婆都好好的形容了一頓。白銀兒已經不敢擦脂抹粉,把她的白先生請到箱子時去了;聽見別人說肚子痛,便趕忙說:“咱如今不迷信了,你請醫生去吧,咱從前也是給人家欺負得沒辦法。”……李子俊女人卻更常站在街口上,裝著找孩子,一看見干部走過便走過來招唿,斜眉斜眼的,還叫張裕民做三哥,把李昌也叫小昌兄弟。李昌同他們又不是一家,假如要認親,李昌還得比她晚兩輩咧。

章品也大笑了起來,說道:“這些不要廉恥的東西!李子俊這只寄生蟲,賭錢喝酒,不干好事,剝削老百姓好幾輩了。還有他兄弟,李英俊,一個也不要放松他。咱明天回涿鹿就把他搞回來,也讓他吃吃苦頭。老張!你是他長工,找他算帳呀——可別饒他。”

張裕民也說過去在他家里啥活也干,他老婆的尿盆也要他倒。張裕民說他高低是個男子漢,還要圖個吉利,這種倒霉的事不干。那女人還說:“替咱倒尿盆就倒霉了,咱還怕把財氣給你倒走了呢。看你不倒能發財……”又有一回她在屋里洗腳,她把張裕民叫進去,要他遞給她礬盒子,他媽的,把張裕民氣壞了,一掉頭就走出來,“咱又不是你買的丫頭!”別的事還好說,就這些事受不了,所以同他們吵了嘴,餓死也不干了。

但章品后來又解釋,像這種新解放區,老百姓最恨的是惡霸漢奸狗腿,還不能一時對這種剝削有更深的認識,也看不出他們是一個階級,他們在壓迫老百姓上是一伙人,哪怕有時他們彼此也有爭鬧。所以第一步還是要拔尖,接著就得搞這些人。不過得讓老百姓從事實上啟發思想,認清自己的力量,才會真真掃除變天思想,否則總是羊肉好吃怕沾上腥的。

文采還是不說話,以為這些話是在教訓他,他有些難受的想道:“哼!好,就看你的。如今年輕人又沒有學問卻又太瞧不起人了!”

“這個村子過去工作沒有做好,”章品又說下去,并且望著張裕民,“不能怪你們,主要咱負責,區上也沒有經常領導,幫助都差勁。你們想,連六區的老百姓都告訴咱說你們村上最壞的要數錢文貴,說許有武都沒有他-陰-險狡猾,可是咱們幾次也沒有打擊他。你今年春上就同咱講過,可惜那時咱沒有深刻調查,找了幾個干部談談,大家也沒提他,馬馬虎虎就決定了侯殿魁,布置了下去。侯殿魁也不是好家伙,可是不碰錢文貴,老百姓就不敢起來說話。那次會上就幾個黨員說了話,叫口號,出拳頭,看起來熱鬧,如今想來,那只是不得已罷咧。你們總罵侯忠全落后,實際是咱們沒辦好。老張!你這人別的都好,耐得起窮,堅決不自私自利,也能團結干部,你原來也不是個膽小的人,可是在這件事上你的顧慮未免太多了。你反省反省是個啥原因!是個什么壞東西作怪。啊!哈……”

他笑得是那樣的坦白,引起許多人都笑了。這氣氛也傳染給張裕民,他也愉快的哈哈笑了起來,并且不覺的模仿著他去摸摸脖項說道:“腦子煳涂是一個原因;沒有真真為老百姓著想,‘怕’是第一條道理。唉!總是怕搞不起來,又疑心這個,疑心那個,心想要是鬧不起來,扳不倒他怎么樣呢?不是白給咱丟臉,又要受批評嗎?咳!這次總算咱不勇敢,咱有自己打算,咱沒有站穩腳跟啦!這次還幸虧楊同志,三番五次同咱計謀,憑良心說話,咱可不是存心啊!哈……”

老董也說自己放棄責任,馬馬虎虎,一心只跑里峪,就為了干部說要替他分三畝葡萄園子。唉!總是農民意識,落后……

胡立功也笑著問他那頭親事訂了沒有。老董臉也臊紅了,連連否認道:“那可不敢,那太笑話了……”

在這樣的笑話之下,文采也比較有些釋然了。胡立功又問起張裕民找對象的問題,張裕民很老實的否認,李昌才說明過去有一次張正典說要把他的寡婦表嫂介紹給他,“張三哥沒答應,說自己一個窮光棍,養不起老婆,張正典還叫咱勸他。咱跟三哥說,三哥還把咱罵了一頓。聽說他表嫂男人死后也有些不規矩,張正典倒反造謠,可不是有意使壞心眼。”

胡立功卻打趣他說,這也沒有什么不好。人財兩得,難道當了支部書記還能不討老婆?他一定要替他找一個,不吃喜酒就不離開村子咧。

于是李昌的那個十四歲的童養媳婦也成為笑話的資料了。這時空氣便慢慢松緩下來,活潑起來,文采也就加入了。章品也是一個年輕人,自己也還是個光棍,卻很老面皮的說有一次一個婦女主任握過他一次手,他一夜沒有睡好,第二天同那婦女主任做了一次正式的談話,要她以后努力工作,注意影響。

正談到很熱鬧的時候,趙得祿、程仁一同闖了進來,他們也笑得不止。但他們卻催他們去吃晚飯,不得不給半天的緊張的生活做了一個結束,而且得準備晚上的黨員大會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北京pk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