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 紅色經典 > 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小說全文 (1)膠皮大車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 作者/編者:丁玲

(1)膠皮大車更新時間:2018-11-26

 天氣熱得厲害,從八里橋走到洋河邊不過十二三里路,白鼻的胸脯上,大腿上便都被汗濕透了。但它是胡泰的最好的牲口,在有泥漿的車道上還是有勁的走著。掛在西邊的太陽,從路旁的柳樹叢里射過來,仍是火燙燙的,濺到車子上來的泥漿水,打在光腿上也是熱乎乎的。車子好容易才從像水溝的路上走到干處。不斷吆喝著白鼻的顧老漢,這時才松了口氣。他坐正了一下自己,伸手到屁股后邊掏出煙荷包來。

“爹!前天那場雨好大!你看這路真難走,就像條泥河。”他的女兒抱著小外孫坐在他右邊。她靠后了一點,穿一件新的白底藍花的洋布衣,頭發剪過了,齊齊的一排披在背梁上,前邊的發向上梳著,攏得高高的,那似乎有些高興的眼光,正眺望著四周,跟著爸爸回娘家,是一年中難逢到的好運氣。“嗯,快過河了,洋河水漲了,你坐穩些!”老漢噠,噠,噠的敲著他的煙袋。路途是這樣的難走啊!

兩個車輪幾乎全部埋在水里,白鼻也只露出一個大背脊,好像是浮在水上,努力掙扎,大姑娘抱緊了孩子,抓住車欄,水從車后邊濺到前邊來。老頭用鞭子在牲口的兩邊晃,“呵,呵,呵”隨著車的搖擺而吼著。車前邊的一片水,被太陽照著,跳躍著刺目的銀波。老頭子看不清車路,汗流在他打皺的臉上,車陷下去了,又拉出來了,車顛得很厲害,又平正了。好容易白鼻才爬出水來,緩緩的用四個蹄子在淺水處踏著。車又走到河灘的路上了,一陣風吹來,好涼快呵!

路兩旁和洋河北岸一樣,稻穗穗密密的擠著。谷子又肥又高,都齊人肩頭了。高粱遮斷了一切,葉子就和玉茭的葉子一樣寬。泥土又濕又黑。從那些莊稼叢里,蒸發出一種氣味。走過了這片地,又到了菜園地里了,水渠在菜園外邊流著,地里是行列整齊的一畦一畦的深綠淺綠的菜。顧老漢每次走過這一帶就說不出的羨慕,怎么自己沒有這么一片好地呢?他對于土地的欲望,是無盡止的,他忍不住向他女兒說:“在新保安數你們八里橋一帶的地土好;在咱涿鹿縣就只有這六區算到家的了。你看這土多熟,三年就是一班稻,一年收的比兩年還多呢。”

“種稻子收成是大些,就是費工,一兩夜換一次水,操心的厲害,他爺爺還說咱暖水屯果木地好,聽別人說今年是個大年,一畝地頂十畝地呢。”大姑娘想起娘家的果木園,想起滿樹紅彤彤的果子,想起了在果園里燒著的蒿草堆,想起了往年在果樹園里下果子,把果子堆成小山,又裝入簍子馱去賣的情形,這都是多么有趣的事呵!但她心想起了果園里壓折了的一棵梨樹,她皺著眉,問道:

“錢二叔的那棵柳樹鋸掉沒有?”

老頭子沒有答應,只搖了一搖頭。她的聲音便很粗魯的說道:“哼!還是親戚!你就不知道找村干部評評,村干部管不了,還有區上呢。”

“咱不同他爭那些,一棵樹窮不到哪里去,別地方多受點苦,也就頂下了。莫說只壓折了一半,今年還結了不少的梨呢。唉。”前年春天顧老漢的兒子顧順挖水渠的時候,稍稍動了一下錢文貴的長在渠邊的一棵柳樹,后來刮大風,柳樹便倒下來,橫到渠這邊,壓在顧家的梨樹上,梨樹壓折了半邊。錢文貴要顧順賠樹,還不讓別人動他的樹。依顧順要同他論理,問他為什么不培植自己的樹?可是老頭子不準,全村的人也明白,都看著那棵梨樹一年年死下去,都覺得可惜,可是誰也只悄悄的議論,不肯管這件閑事。

老頭子這時又轉過臉來,用他一年四季從早到晚都是水漬漬的眼睛瞅著他女兒,半天才揩了一下眼睛,又回過身去,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年紀也不小了,還是不懂世道!”

于是他又把全力注意在前面的騾子去了。車子已經繞過白槐莊,桑干河又擺在前邊了。太陽已在向西山沉落,從路兩邊的莊稼叢里,飛出成團的蚊子圍在人的四周。小外孫被咬得哭了,媽媽一邊用手帕揮打,一邊就指著河對面山根下的樹叢哄著孩子說:“快到了,快到了,你看,那里全是果木樹,樹上結滿了紅果果,綠果果,咱們去摘果果,摘下來全給不愛哭的娃娃,呵!呵!呵!”

車又在河里顛簸著。桑干河流到這里已經是下游了,再流下去十五里,到合莊,就和洋河會合;桑干河從山西流入察南,滋養豐饒了察南,而這下游地帶是更為富庶的。

可是顧老漢這時只注意著白鼻,并且欣賞著它,心里贊嘆著這牲口和這裝置了膠皮車輪的車,要不是胡泰的這膠皮轂轆車子,今天要走那一段泥路和過兩趟河是不容易的呵!

他們的車又走上河灘。到了地里的時候,還留在莊稼地鋤草的人,都好奇的望著這車子和坐在車子上的人,他們心里嘀咕著:“這老頭子又買了車么,莊稼還沒收呢,哪里來的錢?”可是他們沒有時間多想,在漸漸黑了下來的地里,又彎下腰仔細的去鋤草。

地勢慢慢的高上去,車緩緩的走過高粱地,走過秫子地,走過麻地,走過綠豆地,走到果園地帶了。兩邊都是密密的樹林,短的土墻圍在外邊,有些樹枝伸出了短墻,果子顏色大半還是青的,間或有幾個染了一些誘人的紅色。聽得見園子里有人說話的聲音,人們都喜歡去看那些一天大似一天,一天比一天熟了的果實。車子走過了這果園地帶,轉到了街上。許多人都蹲在小學校的大門外,戲臺上空空的,墻這邊也坐了一群人,合作社窗戶外也靠得有幾個人,他們時時和窗里邊的人談話,又瞭望著街頭。膠皮車也驚動了這些正在閑談的人,有人就跑攏來,有人就大聲問:“甚么地方套了這么一輛車來?看這頭好騾子。”

顧老漢含糊的答應著,他急急的跳下車,拉著牲口籠頭,趕忙踅過這十字街口,向自己家里走去。大姑娘要招呼幾個熟人也來不及,車陡的轉了彎。她便也感到有些話想向什么人說說,卻又很難說。

返回列表 返回簡介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北京pkapp下载